我也很绝望啊qwq

灣家、基本消失、有事留言、總有一天會看到

全职 于远-mua

*日常ooc
*日常文笔废
*bug可能满天飞

邹远其实挺喜欢直播的,尤其是于锋来到百花之后,他甚至觉得退役之后可以往这个方向发展。
不过他直播的也不一定是荣耀,应该说几乎都不是,邹远一周可以直播五、六次,直播吃饭、直播聊天、直播队内活动、直播打各种游戏,甚至直播百花俱乐部顶楼的日落,就是不直播打荣耀。
粉丝问他:“你看看隔壁某黄姓职业选手一有空就在直播间大杀四方,远远为什么不直播荣耀呢?”
他只是笑笑的回答:“可以看职业联赛啊。”
不过这也是最初,直播的时间久了,大家也不在要求邹远直播荣耀,甚至觉得这样才能看到私底下真实的职业选手。

某日,在百花提前开始的夏休期中的某日,邹远一如往常的开了直播,没有开任何游戏,只是一场平平淡淡的聊天直播。
画面里的邹远穿着私服,背景却还是在百花俱乐部的宿舍里。
“大家晚上好啊~”邹远调整好镜头后向荧幕那边的大家挥挥手“今天只是聊个天而已,不会直播太久的。”
邹远稍稍眯起眼睛,试着从众多打招呼的弹幕中找出还算正常的问题来回答

“下个赛季会更加努力的,我也会好好的充实自己。”

“总决赛…应该回去现场吧,跟队里的大家。”

“晚饭等等关了直播再吃,今天不直播吃饭。”

“看好哪队?不好说啊,大家都很厉害。”

“夏休期有空也会直播啊,只是时间不一定就是了。”

“可能在俱乐部待久一点吧,我家也不远啊。”

聊得不算太久门外就传来敲门声,邹远刚疑惑的转过头门就被对方擅自打开了。
荧幕里邹远不过疑惑了半秒就满脸开心站起来去迎接对方
两个人一起回到镜头里,虽然只有身体和下巴入镜,围观人群边开始起哄
「我赌一包辣条于队!」
「只能是于锋了!」
「肯定锋哥」
「于远!于远!于远!」

那个穿着灰色T恤的人将手上拎着的塑料袋放在桌上就又走出镜头,邹远则是重新坐下回到荧幕中,并把椅子往边上挪了一点
那个灰色T恤的主人搬了一张椅子回到荧幕里,两人肩并肩的坐在小小的荧幕里
“锋哥要不要打声招呼啊?”邹远侧过头对于锋笑着
于锋也没有拒绝,邹远喜欢做生活向的直播,他几乎是除邹远外最常出现在镜头里的人
“大家好,我是于锋。”
「于远rio!」
「于远撒糖了!」
「小远的笑容由我承包了!!」

当然这种弹幕是会被无视的,即使满屏都是还是会被装作没有看到,就像荧幕里的这两个人一样
“那今天直播就要结束了,我们要吃饭喽~”邹远一边说着一边将塑料袋打开“大家掰掰~”
“掰掰。”于锋也朝着镜头挥挥手,然后起身,大手覆上镜头要关掉设备,镜头却只是降低,照着桌面上的食物与两人的下巴,没有关闭
镜头里邹远往于锋那边偏过身子,伸长了手臂似乎在摁鼠标:“要重看昨晚的比赛吗?”
“好。”于锋往后靠上椅背,让邹远有多一点的空间
不过也是一会儿的功夫邹远就开好昨晚的四分之一决赛重新坐好
两个人打开盒饭,很明显是从一个店里叫的两样菜,一个黄焖鸡一个黄焖排骨
才打开盒子邹远就直接把筷子伸进于锋的盒子里,从中劫走了一块排骨,于锋也没什么意见,吃了几口也也从邹远的那顺了一筷子鸡肉。
“你看这里,”于锋放下筷子,摁了摁鼠标“你看郑轩这个站位。”
两人边吃边聊着比赛,看到精彩处一起咬着筷子只顾着看都忘了吃,硬是把一顿普通的便餐吃成一顿麻辣火锅的时间。
从镜头里听得到比赛结束,看到于锋的下巴转头面向邹远,然后“扑哧”的笑出声
“你…怎么哈哈哈…”
“怎么了?”
“你怎么吃的哈哈哈…”于锋一边笑着一边伸手抚上邹远的脸颊“又不是小孩子了,还能吃到脸上。”
“嗯?!”不用看也能知道邹远羞红了脸,上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嘴角
只照到下巴的镜头拍不到于锋勾起的嘴角,看在邹远眼里是赤裸裸的嘲笑“你别笑了…”
镜头拍不到表情,只能听到两人的对话
“好好好…”
“还笑!”邹远软软的锤了一下于锋的胸膛
“那你亲我一下。”
镜头外邹远咬着唇装作一脸不情愿的看着于锋,于锋则是一脸无所谓
镜头里于锋才转头开始收拾桌面上食物的残骸,邹远快速的碰上他的脸颊
“mua”
于锋被这一举动愣的停下手上的动作,回过神来就抓着邹远的手臂来个深吻
当然,镜头里只能看见于锋抓着邹远,侵略属于邹远那半边的空间,和两个几乎贴在一起的下巴
深吻结束,于锋又朝着邹远送出飞吻
“mua”

当然,第二天的电竞新闻居然被已经无缘季后赛的百花霸占头版就是后话了。

/
后记
emmm…
这基本是我第一篇不是男你的清水同人,
写肉是因为饿了,
写男你是因为累了,
我也很想写写清水的糖四处撒撒啊,
可是我却是个没有脑洞的辣鸡…
有没有脑洞多到漫出来的小伙伴可以分点给我qwq

例行求扩列、聊天
2197217400

评论
热度(23)

© 我也很绝望啊qw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