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很绝望啊qwq

灣家、全職、嗷嗷
各種求認識

全职 江波涛x你

#oooc
#文笔废
#短小

江波涛回到家,玄关没有开灯,客厅也是一片黑暗,他从卧室稍掩着的门以及透出来的微光知道了你的位置。
你没有出来迎接他,令他有点失落却也不是太意外。
每个晚上你们都习惯互相报告行程,即便他的生活总是一成不变的训练、比赛,你的生活也不过也只是上班、加班等等,两个人的生活都是很平淡的重复,但你们依旧报告行程这件事乐此不疲。
他想起你昨晚告诉他,你的公司接了一个新的案子,估计要加班好几天了。
他走进卧室看到你披着毯子整个人缩成一个球的窝在电脑桌前,“小仙女,我回来啦。”说着他走到你背后把你连人带毯的抱进怀里,隔着衣服他没感受到你的体温,虽然是十月的S市,但在开了暖气的室内,他还是觉得你是不是穿的太多了,尤其是自己踏入房间的时候还觉得空调温度开的有点高。
“啊,欢迎回来。”你在他的怀抱中没有留恋,很快的把自己拔了出来,继续埋首于电脑前。
你不过讲了五个字江波涛就觉得你听起来不太对劲,他伸手碰了碰你抓着鼠标的右手。
果然,凉的。
你心虚的把手抽离他的温暖的大手,用余光瞄了他一眼,左手用快捷键存好档后就把两只手都缩进毯子了
他把你整个人转侧,与他面对面,他直直的盯着你:“你不舒服吗?”
你沉默,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他见你不回答自己伸手覆上你的额头测量温度
你是知道自己的身体的,只好左扭右扭的闪躲他的手
“别闹。”他一把抓住你的肩膀,一手按上你的额头,你心虚的看着他,看着他一向线条柔和的脸起了眉头。“你知道自己在发烧?”
你沉默了一下,咬着下唇点了头,还是不敢看他
你听见他叹气的声音:“有没有去医院?”
摇头
“走,我带你去医院。”说着他牵起你发凉的手,准备把你拖离椅子
“不行,我资料还没准备好!”虽然你有点激动但话到嘴边都是软绵绵的,“我睡一觉明天就没事了!”你睁大眼睛看着他,想证明自己精神很好
他不是不知道你,有的时候倔的跟驴一样,看你坚持成这样就知道你肯定你不愿意去医院了,只好从柜子里找了两包成药看着你吃下去。
还好晚些你的烧就退了,资料没处理太久,不到十一点半你就很他道了晚安一秒睡去。
隔天早上江波涛是被厕所抽水马桶的声音吵醒的,他撑开沉重的眼皮,看向床头的时钟
6:13
然后枕边的你躺了回来,他把你拢进怀里,本来就没散去的睡意又一下涌上
好不容易快要睡着,你又挣脱他的怀抱咚咚咚的跑去厕所
时间太早了江波涛根本还没清醒过来,迷迷糊糊的只觉得你怎么还没回到他的怀里
挣扎了一下睁开眼睛却发现你裹着毯子缩在椅子上看着他
你青白青白的脸色一下子把他吓醒了:“你怎么了?!”
他从床上弹了起来,走到你身边用手背测量你的额温
你拨开他的手:“我没事。”说着一股强烈的反胃感又涌了上来,你一把推开江波涛往厕所跑去
吐出来的只有胃酸,毕竟从昨晚就没吃东西了
摁下冲水键,漱口,一回头就看到江波涛倚在门框上,眉头深锁。
“换衣服,我带你去医院。”
“不行,我等等要上班。”
你侧身从他身边走过,却被他拉住手腕“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上班!”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微怒
你想抽出手却没什么力气,只好转过身与江波涛面对面讲道理:“我不能在这种关键时候请假。”
“你都病成这样了还不请假?”
你不喜欢跟他吵架,现在也没力气吵架,你想了想,问他:“今晚轮回打总冠军,你是希望即使上不了场也要在旁边看队友夺冠,还是在医院挂水等他们打电话给你?”
看着他一脸复杂,你抽出手:“好了好了,你回去睡觉吧。”拍拍他的肩膀就转身就去了厨房
你一闻到食物味就反胃,所以只能为他做些简单的东西作为早饭,然后换了衣服化了妆准备出门上班。
他看看桌上只有一份的煎蛋土司,又看看戴着口罩在玄关穿鞋的你:“你…不吃吗?”
“我不饿,你吃就好。”
“真的不去医院?”
“发表结束就去。”
屋子在你关上门后陷入安静
他看着桌上的早饭也只是无奈,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了,你的倔脾气他也不是第一次见识到,尤其是工作相关的事。
也许你爱着你的职业就跟自己爱着荣耀一样吧。
他一边吃着早餐一边这么想着。

这天晚上他回到家,玄关是暗的,客厅也是暗的,卧室厕所也没有渗出微光,他疑惑着摁开了客厅的灯,就发现你披着毯子在沙发上睡着了,桌上摆着市立医院的药包。
他轻手轻脚的把你抱回卧室,但你还是醒了,感受到他的体温你忍不住又蹭了蹭
他发现你被吵醒,在你耳边轻声:“我回来了。”
因为药效你虽然醒了却还是迷迷糊糊的,明明都被放到床上仍抱着他不肯撒手:“欢迎回来。”
刚刚睡醒的你声音软绵绵的,靠在江波涛耳边,传进他心里好像有小猫在搔
江波涛心底的小天使终究是拉紧了那条理智线,怎么说你也还是个病人
“好了,你赶紧睡。”他揉揉你的发根,帮你拉上被子
你还是紧抓着他的手臂“陪我…”
平常坚强独立的人突然撒娇起来才是最致命的
他坐在床的边缘把你拥入怀中“好。”你说什么都好

以下后记
虽然都是废话还是希望小天使们能看完
在我的世界里绝对不会因为是男神就妥协的,因为很多东西是必须完成的。
除非死神拿着镰刀抵着我的脖子逼我睡觉,不然十个韩文清也不能让我开天窗。
所以我还是顶着高烧上了13个小时的课,两天没吃东西照样上台发表。对,我就是逞强怪物。
最近也忙成狗,连摸鱼二十分钟都觉得很奢侈,然后我在这里撸江x。
呵呵,这篇已经躺两周了,再下去我就要忘了qwq

评论(2)
热度(36)

© 我也很绝望啊qwq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