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很绝望啊qwq

灣家、全職、嗷嗷
各種求認識

全職 韓文清x你

*OOC
*爛尾,短小
*文筆廢

你和韓文清已經在一起好一陣子了,但是你一個人離鄉背井在外地讀書。

凌晨兩點你好不容易放下包倒在床上,拿起手機才看到開了完全靜音的手機正有人打電話進來,是韓文清。
你接起了電話,把臉埋進被窩裡,你的聲音悶悶他傳到對面“喂?”
“為什麼不接我電話?”對面韓文清的聲音聽得出有些生氣,你閉著眼都可以想像他黑著臉的樣子
“沒有啦,”你從坐了起來把手機開了擴音扔在床鋪上,一邊整理起包包“我忙到剛剛,開了靜音沒注意到。”
“忙到剛剛?”他的聲音有點懷疑
你輕輕歎了口氣“對啊,我已經連著兩週都這個點才到家了。”雖然這兩週也都有跟韓文清通電話,但為了不要讓他擔心卻沒有跟他透露一點自己生活的忙碌。
“現在幾點!你每天都忙到現在?”韓文清的聲音因為發怒而大聲了一點
你從資料夾裡拿出畫稿“啊,兩點了,那我先去洗澡好了,等等再畫圖。”
“你還不打算睡覺?身體不要了?”隔著手機你也可以感受到老韓黑著臉散發出的怒氣
“好啦好啦,我會照顧自己的,不跟你講了我要去洗澡了。”說著你拿起手機準備掛掉電話,雖然知道老韓很生氣,但你實在也沒有辦法改變現況。
“又打算掛我電話?”韓文清的聲音突然冷了起來
聽到這句話你準備按下停止通話的手停了下來,這句話像箭一樣的一下子戳進你的內心,兩個星期累積的疲憊一下子爆發出來,眼淚不受控制的滴落下來
“我能有什麼辦法?”韓文清被你的哭聲嚇了一下,“我也不想每天只睡四個小時啊!”你的眼淚大顆大顆的從臉頰滾落“我也想好好吃飯啊!”哭泣的關係你的聲音悶悶的,鼻子被堵住只能大力抽泣著“我也想好好的跟你講電話啊!”你幾乎用盡全力的對著電話那頭的韓文清吼。
你大聲吼完後兩個人都沉默了,空氣中只剩下你抽泣的聲音。
“辛苦了。”韓文清的聲音聽起來有些不知所措
你也聽出他的不知所措,“好了,我要去忙了。”找了個藉口便掛掉電話。

隔天你依舊七點起床,依舊在工作坊做到凌晨,依舊三餐不正,唯一不一樣的是韓文清並沒有打電話給你,不過忙到快崩潰的你並沒有發現。值得慶幸的是這種高強度的工作坊只維持了三週,等你發現好久沒有聽見韓文清的聲音時已經是工作坊結束的隔兩天了,如果你沒有睡掉一整天的話可能會早一點發現。
你看著手機裡的記錄上次跟韓文清通話已經是上個星期了,忽然覺得有點大事不妙,連忙按下通話鍵,聽著對面傳來的嘟嘟聲你開始擔心韓文清是不是已經受不了你了。
很快的電話對面傳來了忙碌音,還沒按下重撥鍵門口就傳來了敲門聲,你邊往門口走邊按下重撥,下一秒門外就傳來了手機系統鈴聲的聲音
“老韓?”你打開門後,看見門外就是電話那頭的人“你怎麼會來?”把人帶進屋內就立馬被抱了個滿懷,頭被緊緊的按在老韓的胸膛,呼吸起來都是韓文清的味道
“不是故意兇你的,”頭頂傳來老韓的聲音伴隨著胸口的震動有種很安心的感覺“只是希望你對自己好一點。”

因為韓文清的突然來訪你過了很滋潤的兩天,有人催促吃飯有人提醒睡覺
當然這種日子只維持到你半週後,因為新的設計題目又來了。

以下廢話,
但我還是希望小天使可以看完

後記/原本是想寫你在老韓的督促下正常生活,但是每個建築院的孩子都是上輩子折翼的天使qwq

我有為期兩週的工作坊,
我也有每天早上9→凌晨3的不合理上工時間,
我還有現在才在晚餐的作息不規律,
可是我沒有可以抱抱的老韓qwq
我也好絕望啊qwq

评论(6)
热度(48)

© 我也很绝望啊qwq | Powered by LOFTER